• |
上一页
1/19页 共547

陈履生:论刘明康先生的“畅神”



时间:2022/11/21 21:01:44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哨音》在多样性的世界文化中,中国的文人艺术是非常独特的一种艺术样式。

  文人艺术的独特性是因为它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尽管这个内涵有着因人而异的差异性而表现出不尽相同,可是,文人所秉持的那种气局和风神,让人们看到了文气勃发的精神世界的不同凡响。在文人艺术中,非专业性的表现是它的一大特征,有感而发,借景抒情,如同清代潍县的县令郑板桥那样,“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因此,这就区别了很多专业画家,不像唐代的画圣吴道子那样,唐玄宗让画才能画。从宋代的苏东坡、米芾开始,文人画就已经显现出了和那个时代中的张择端、王希孟等职业画家的不同,所以,他们的画也就全然不同于《清明上河图》和《千里江山图》。这种非专业性的表现本质上是抒写胸臆,而并非功用和谋生,这就是南朝画家宗炳所说的“畅神”——“万趣融其神思……畅神而已”。“畅神”是一种艺术的感觉,个中并没有专业或职业的指认。

  非专业画家中的文人画和文人所关联的那些具有独特性的内容,是文人加非专业性的表现所呈现出来的一种业余的状态。这种状态的特殊性,就是摒弃了包括像画院画家、职业画家等在内的专业的努力和发展的方向,以及相关的专业工作,更不同于专业的民间画工。在文人艺术的表现中,人们看到了20世纪以来逐渐衰落的历史过程,但不能否认的是,即使到了21世纪,依然有一些当代文人抱有对古代文人的敬仰和尊重,保持了古代文人的那种心态,甚至是传续某种古代文人的生活方式,包括用笔墨丹青来“畅神”。这些当代的文人或许像古代文人那样,也有一定的官阶,也在体制内有一份工作,可是,他们中有的人也像传统的文人那样心系江湖,希望能有一分洒脱的文人心态,这就是中国文人的那种“入而不出、出而不入”的状态。他们同样向往自由。

  刘明康先生可以说是当代文人中的一方面代表。他的儒雅,他的学识,他的文人风范,突出于众人之外。数十年来,他一直没有放弃自己对于绘画的初心,直至今日仍然用绘画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心境,他也一直用绘画的方式来表现“畅神”的感觉。因此,他的绘画的特殊性是在业余的状态中表现自己对世界、对社会、对生活的看法,并将这些融入到自己的绘画之中。他在数十年的积累中,孜孜以求于在画面上的那一份感觉。这种感觉虽然不像专业画家那样讲究造型、构图、色彩以及笔墨和表现等具体的内容,而是像传统的文人画家那样,放开了手脚。虽然还没有到达解衣盘礴的境地,可是,在画面上的自由表现已经完全是自我。他没有聚焦于那些专业的具体内容,相反,却在边缘上行走,努力的将自己的构图、色彩、笔墨等能够恰当的去表现自己的胸襟和自己的想法,使“畅神”能在专业基础上有所完善。所以,他的画又呈现出了某些特定的专业诉求,这也是不同于传统文人画的一个方面,是适应时代发展的一种努力。

《索菲亚大教堂》

《望乡》

《古墟多景图》

《埃塞俄比亚的山间公路》

  刘明康先生绘画的内容有着他自己的特色。首先是记录性,他随着自己的行旅,记录自己的观感,表现自己对眼前所见景象的印象。《索菲亚大教堂》《埃塞俄比亚的山间公路》《古墟多景图》《行进于落日低黄处》《望乡》等,即为所见之景。在摄影高度普及的今天,仅仅是景象的记录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因此,刘明康先生的画则超越了景象的意义,而表现出写景抒情的趣味,即一种方式的“畅神”。另一方面他也画那些心中所想,来建构一个自己属于自己的过往的记忆,或者表现当下心理的一种存在,即表现性。如《哨音》所表现的就是关于疫情的思考,画面以独特的构思立意,表现了深邃的时代主题,其画面主体中的吹哨者与衔着哨子的和平鸽,作为一种符号,让人们联想到许多现实中的困顿,也让人们看到了他内心的敬仰。而表现抗疫专车的《风驾》,同样表现出了现实意义和时代中的人文情怀。《此夏极热》是2022年生活中的热、干旱、缺水等现实的写照,画面中搁浅的船所呈现出来的河流干涸的气候问题,同样是人们所遇到的现实,而形象的画面则导引人们去反思。

《此夏极热》

  刘明康先生绘画的现实性指向,是文人画家的一种习以为常,所不同的是,他不是用梅兰竹菊来旁敲侧击,而是用特定的画面来直面现实,没有躲躲闪闪。他的绘画所表现出的趣味性也不是专业画家所传达出的那些专业内容,而是在一种非专业的表现中呈现出来一种不同于专业画家的那种质朴、纯真以及率性。尽管这样一种绘画方式的表现对于当代中国绘画的发展并没有特别的贡献,却可以在文人画的发展中作为个案来思考当代文人的作为。

  对于刘明康先生来说,绘画的表现并不是在专业方面的有所作为,而是一种不可替代的生活。文人就是这样把艺术作为一种生活,吹拉弹唱,以至于像人们所看到南朝《荣启期与七贤》画像砖壁画上的荣启期与七贤的各种状态,他们的“手挥五弦”和“目送归鸿”也会有专业的内容传输到后世,当然,更多的是是文人的自娱和畅神,是一种自适应的表现。为了表现自己的心理状态,即兴的挥洒,即兴的弹奏,包括舞之蹈之等,所有的这一切都构成了文人艺术的一些具有独特性的内容。而这一切所对应的是当代社会中那种非常功利的现实世界,因为,人们对于功利的追求往往是在一种价值判断上来权衡艺术,而忽视了这样一种发自于内心自身需要的艺术表现。

  显然,面对刘明康先生的一些具体的画面,还可以与他10年前的画相比,这是一个走向成熟之境的过程,而这又表现出了他走向了一种时间累积而形成的成熟状态。虽然这种成熟的状态并不是那种走向专业状态的步履,而是他更加娴熟的去表达自己的胸襟,更加完美的“畅神”。

《旧忆“行进于落日低黄处”》

《风驾》

The End

【陈履生博物馆群

开放时间】

  疫情防控请予以配合:入馆人员须佩戴口罩,进行信息登记、测量体温、出示健康码、行程码,扫“镇江通行码”。

上午9:00-11:30(11:00停止入场)

下午2:00-5:00 (4:30停止入场)

免费参观

周一闭馆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新治路199号

电话:0511-88225018

邮箱:clsgm@qq.com        clsgm5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