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一页
1/19页 共549

陈履生:艺术与科学新论



时间:2022/11/21 20:52:47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图|Alain Aspect(法国物理学家)、John F. Clauser(美国理论和实验物理学家)和Anton Zeilinger(奥地利量子论物理学家)

  2022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阿兰·阿斯佩(Alain Aspect),约翰·弗朗西斯·克劳泽(John F. Clauser)和安东·塞林格(Anton Zeilinger),以表彰3位科学家“用纠缠光子进行的实验,建立了贝尔不等式的违反,并开创了量子信息科学”。瑞典皇家科学院认为他们的工作为量子技术的新时代奠定了基础。三位科学家使用纠缠量子态所进行的开创性的实验,其研究结果为基于量子信息的新技术扫清了道路,预示着“一种新的量子技术正在出现”。

  在量子学理论所揭示的纠缠量子态中,其纠缠状的量子态所表述的两个粒子分离,也表现为像一个单独的单元,这正如同艺术与科学这两个粒子一样,它们的纠缠有时表现为有着正反面的一枚硬币,又是又像飞行中的两翼,当然,还有其它描述。而它们的纠缠始自艺术与科学诞生的初期,在不断的发展中虽然是分道扬镳,却依然表现出纠缠量子态。

  作为一名在全世界享有盛誉的196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理查德·费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曾说:“我相信其他人能看到的,我也能看到,即使我的审美可能不如他那般精致,但我也能欣赏花的美丽。不仅如此,我还能比他看得更多。我会想象花朵里复杂的结构同样具有美感,我的意思是美不竟然在这方寸之间,也存在于内部的结构,细小的微观世界,包括内部结构,还有进化的过程。有趣的是花朵进化出颜色就是为了吸引昆虫为自己授粉,这意味着昆虫可以看到颜色。那么,问题来了,低级动物也能感受到美吗?”相信,美所对应的艺术家或科学家,甚至是其他身份的人,对于美的认知是全然不同的,尽管有关于美的共同性的认识,然而,立场、角度,包括方法却不尽相同。身份的不同所关联的对于美的认知的不同,正表现出了美的多样性的特质。然而,科学家在认识美的过程中往往是基于科学的思维,所以,他们的审美获得所表现出的多样性,又不同于艺术家,尤其是那独特的视角,包括艺术家所没有看到的内部结构。

  在一个不离不弃、互相缠绕和“剪不断,理还乱”的发展过程中,艺术与科学的发展到了今天的数字化时代,更是以缠绕的加剧而显现了这两个粒子的特殊关系。在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科学家往往沉湎于艺术之中,而艺术家又像达芬奇那样,对于科学的发现和科学的创造,身体力行,表现出了不同于科学家的那种特别的状态以及别出心裁。或许这正是在缠绕的过程中表现出的对于彼此的吸引力。所以,费曼先生晚年沉醉于绘画的线条与结构。他认为自己对艺术的热爱与物理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他所看到的艺术与物理在表现自然世界的美妙与复杂具有相似性,所以,他通过绘画来表现自然之美。他以科学家的理性看到了世界上所有事物的不同,却又看到这些事物有着相同的组织,同时,还遵守着基本的规律。他还以感性和情感通过绘画来欣赏自然之美的数学,在原子之间复杂的结构和运动方式中,找到那种不同于常人所看到的美的精彩壮观。基于此,他告诉别人:请在此刻,感受宇宙辉煌的美妙。

  关于理查德·费曼,他在1962年之前学画,在他的自传(《玩笑》)里有他学画的趣事。他曾经在和朋友争论科学与艺术的时候,明白了“you don’t know a damn thing about science, and I don’t know adamnthing about art”(你对科学一无所知,我对艺术一无所知)。于是,他给朋友讲科学,朋友教他画画。结果是,朋友的科学认知没有进步,他却成了画家,并能通过绘画来传达他对自然美的激情。常言大概都是如此,因为像达芬奇那样杰出天才的艺术家是极少数,而像达芬奇那样的艺术家为科学的发展做出贡献的也是为数不多。虽然科学家在艺术领域里的造诣也是平常,然而,像费曼那样能通过绘画而发现自然美的科学家,为人们展现的艺术与科学的特殊关系,也算是一种特殊的贡献。

  艺术与科学的缠绕正是在这种特殊的关系中显现出了一种特别的存在,尤其是在今天。科学的认知和科学的发现,以及科学的方法,为艺术赋能所产生的那些不同于过去的艺术作品,特别是在视觉方面所开启的一扇特别的视窗,以超越过往的视觉体验而契合了科学高度发展中的当代社会,那么,美的新形式,创造美的新方法,在跨界的表现中依然通过缠绕的方式,呈现出了万花筒一样的斑斓与不确定性。或许这正是我们所期待的艺术与科学的一种新关系。

  基于此,不仅是一种关于美的新的发现和新的创造,还有关于美的新的欣赏。有了这些不同于过去的美的发现和创造以及欣赏,所带来的新的认知问题就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在一种新旧并存的时期,与之相应的是,需要新的理论基础来支撑,因此,新的理论建设的问题就摆在了我们的面前。这是如影随形的基础问题,却是关系到艺术与科学未来的大问题。所以,在看到“纠缠态”的时候,更应该加强对艺术与科学之间的“纠缠态”的研究。

  因此,编辑和出版《艺术与科学文丛》的意义,就是顺从了学科的发展和学术的需要。而这一平台的设立则是希望更多的学者加入到艺术与科学的理论建设中来,也是集合更多的学者参与艺术与科学问题的研究,积极面对艺术与科学这种量子化的“纠缠态”。

(本文为《艺术与科学文丛》第一辑前言)

The End

【陈履生博物馆群

开放时间】

  疫情防控请予以配合:入馆人员须佩戴口罩,进行信息登记、测量体温、出示健康码、行程码,扫“镇江通行码”。

上午9:00-11:30(11:00停止入场)

下午2:00-5:00 (4:30停止入场)

免费参观

周一闭馆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新治路199号

电话:0511-88225018

邮箱:clsgm@qq.com        clsgm518@163.com